无锡日报专访朱胜萱:田园造梦师的‘炊烟犬吠梦’
2014-09-12


留不下住所也要留下乡愁

田园造梦师的“炊烟犬吠梦”
  走进位于阳山镇的“清境拾房文化市集”休闲园区,淳朴的原乡气息扑鼻而来,老式农民房、绿油油的菜田,街边的咸菜坛子,市集的一草一木、一砖一瓦都无不告诉游客,什么是江南。
  市集的故事要从消逝的“拾房村”说起,而解读“拾房村”可以先说说村里的十幢老房子。“拾房村”过去是阳山镇上的自然村,拥有四、五十户人家。当村所在地规划为开发“田园东方”休闲园区后,居民动迁,这些建造于上世纪70、80年代的老房子,原本要一并推倒,是项目设计师朱胜萱的坚持,让部分老民居保留了下来。


  去年8月份,“田园造梦师”朱胜萱和他的设计师团队来到“拾房村”时,遇上了一场在废墟中举办的婚礼,这大大地触动了他的“乡愁”。虽然那户村民的二层小房还没被拆迁,但周围的大部分房子已被推倒。动迁的居民有了新房,新人脸上洋溢着对新生活的期盼和喜悦,然而面对老房子和土地,他们却也充满了不舍,所以才会有与老屋离别的一场婚礼。朱胜萱老家在云南农村,农民对土地、屋舍的眷恋,和城镇化对乡村的“侵蚀”他最有体会。
  “我别过头告诉自己要把这些都留下。”朱胜萱指着现在矗立在文化市集菜园内的一棵参天大水杉说道:“虽然他们的房子没能留下,但他们家门口的那棵大水杉被留下了,那是他们老家的记忆。”除了水杉,朱胜萱为村庄争取了更多,保留下了最后十幢农民房,按“修旧如旧”的原则进行修复,即便这样做,付出的造价比建新屋还要多。


  乡愁的“唤回”是需要载体的,但残酷的现实是,人们总有点“喜新厌旧”。在村庄动迁的砖瓦堆上,废弃的提篮被村民扔下了,带不走的老屋砖瓦、老井被留下了。朱胜萱带领设计师们将这些“原乡”家什一一收集。如今,它们又成为文化市集的一景:园内景观墙、景观桥里嵌有原村的砖瓦石块,咸菜坛子、井圈里种上了绿植,成为别致景观,咖啡店门口的老水井、倒塌后的老屋留在地上石础、青砖,都向游客诉说着过去村落的模样。
  “前阵子文化市集办提篮展,就有前来参观的村民激动地指着拾房书院,认出了自己的家。”在朱胜萱看来,留下“乡愁”不仅要留住承载乡愁的载体,也要让这些载体依旧“活”着,“要留住炊烟、居民和犬吠。”
  朱胜萱打造的“拾房文化市集”免费向村民开放,一到傍晚五、六点,村民三三两两便相聚于此散步、嬉戏。乡音未改的原住民也成了“文化市集”一景,和水杉一起成为触动乡愁的人与物。

乡愁不需刻意打造
  有温暖和归宿的地方就是故乡苏州80后姑娘周安忆是“文化市集”的常客,她告诉记者,作为一个典型的城里人,她从小并没有与乡村有太多的“瓜葛”,但她爱上了阳山。周安忆说自己小时候都是外婆带大的,住在苏州老城桃花坞边的弄堂里,外婆家园里有棵高大的枇杷树,是夏日最好的乘凉场所,而外婆后院还种有丝瓜、葡萄,每年吃都吃不完,丝瓜炒毛豆、丝瓜蛋汤都是童年味道。在“文化市集”的菜园里,结着果实的阳山老桃树、菜园里种的番茄和茄子俨然将她的记忆唤起。“凡是能引起我共鸣、给我温暖和归宿感的地方,我都看作是‘故乡’。”

在朱胜萱看来,这是因为大家有相同的文化根脉——光辉的华夏农耕文明。“文化市集”游客如织,正是因为人们在这里能找了“甜蜜”乡愁,对田园牧歌生活的向往、对童年时代纯真情感的回归渴望,真真切切。
  踏访清名桥石板路,到乌龙潭渡去坐“摇橹船”,在惠山祠堂群祭祀祖先,到往荡口古镇买块年糕,这些带有浓浓乡愁味儿的无锡景,不仅唤起了人们美好的记忆,更成为了无锡响当当的城市名片。离开无锡老家几十年的上海游客沈敏,说起最让他难以忘怀的家乡地标,“锡惠公园、梅园、鼋头渚”脱口而出。
  “以前踏出家门就是河浜,现在看不到了。小时候吃的西瓜好像特别甜,这是一种奇怪的心理现象。”文史专家金石声认为,乡愁难寻,正是难寻、稀有,让“乡愁”成为了一种“隐性的旅游资源”,留住了人心。
  自2009年清名桥古运河开通水上游以来,水上游累计接待游客50余万人次,惠山祠堂群被修复开放后,这里成为各姓氏人家寻根聚集地,每年大小小的祭祀、成人礼活动,引得四方游人回来寻根。“河南人也来无锡寻根,祖先在这里,这里也就是他的家乡。”


活态保护是重要原则

旅游资源是留住乡愁的重要载体
  无锡景融入更多“乡愁”,让人们在这里找到“乡愁”,也是无锡旅游产业自身发展的内在需要。
  但是,并非开发一座古村镇,就能唤起乡愁,要使得消失的“原乡”得以重现,资源的开发需要尊重自然、尊重生态、尊重原貌。
  “我更愿意把‘市集’说成是文化体验旅游而非农家乐。”朱胜萱说,眼下不少农家乐并没有很好地保护好乡村:不注重环境保护,游客制造了大批塑料垃圾;客流高峰,农村菜园变成了停车场。“既要保证乡村纯朴原貌,又要改变人们对乡下脏乱差的不佳印象。”朱胜萱在文化市集的主题餐厅里,引进沼气节能,用爬山藤和屋顶花园绿化墙面,减少空调使用,餐厅吃饭用的都是可重复使用的碗筷,打造没有污染的清净家园。


 

 市旅游业协会会长王洁平表示,旅游业发展大拆大建,很难保住“乡愁”资源。所以这种保护是对具有本土、本村、本乡特征性的东西的挖掘,要会鉴别,留住“乡土”资源,这样才能让人们认同“乡愁”,在心中留住“乡愁”。
  王洁平认为,一方面规划者,要把乡愁留在旅游业发展的规划中,把留住“乡愁”作为设计开发相关旅游产品的主导思想,另一方面呼唤“乡愁”不是口号,旅游是种生活体验,古街古巷古村落的开发,不仅要让游客看得见带有“乡愁”的景点,还要在游玩时听得见“乡音”,无锡民歌、传统的沙包玩具,都可以成为这些景点营造“乡情”氛围的元素。要让游客“走得进乡愁”,唤起更多年轻人的家乡情感,让不同的人群都能在这座城乡愁有所依附,心有归安处。 ——王怡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