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空菜园:把菜种到房顶上去
2014-09-12


编者按:2009年,安妮·诺瓦克(Annie Novak)在纽约布鲁克林北部,建造了第一个真正商业化运营的屋顶菜园。2011年,东联设计集团的几位景观设计师,在上海首次发起了“天空农场”项目,开启了他们的梦之旅。

天空菜园

撒楚婴是上海一家贸易公司的职员,周末踢完几场足球之后,他忍不住跑去公司的屋顶,看刚施过肥的菜苗有没有长高。这座三层楼高的老房子,隐藏在1933老场坊旁边。十八个1米乘1.2米的种植盒,摆在两百平米的屋顶上。它们青葱翠绿的色泽为这里平添几分生机。生菜、花菜、菠菜、茼蒿等十几种食用青菜,占据最主要的位置;角落里,交叉种植着罗勒、马鞭草、薄荷、薰衣草等香草。撒楚婴说,“这十几个种植盒,分别属于六个部门。大家在暗自较劲,看谁的菜长得好。这些菜长得很快,我们已经吃过好几次醋泡樱桃萝卜了。”

这是“天空农场”在市区的第一个装配式屋顶菜园。2011年东联设计集团的几位景观设计师,在上海发起了“天空农场”(VRoof)项目。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屋顶绿化,“天空农场”是一个将屋顶菜园和城市新农业相结合的创新项目。它既有城市新农业的试验意味,又有乌托邦的理想色彩。一年来,他们开发了3个企业屋顶、6个私人屋顶,向客户提供设计、施工、后期养护服务。创始人朱胜萱说:“天空菜园是微缩版的田园生活,它有体验,有收获,有成就感,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。”

今年36岁的朱胜萱,是东联设计集团首席设计师。在景观设计领域,他最受瞩目的作品是上海世博会的世博公园。从2005年起到世博会开幕的五年间,他带着团队把大部分心血用在世博会景观工程的建设上。超负荷的投入,击垮了他的健康。等到世博会正式开幕,朱胜萱却躺在病房里等待手术。这次生病,迫使他停下了脚步。“给很多高端休闲农业、有机农产品、旅游农业做过包装之后,我在想什么样的产品能改变我们现在的生活?”

城市与人的关系,是城市规划者经常思考的问题。1898年,英国社会活动家埃比尼泽·霍华德(Ebenezer Howard)出版《明日的田园城市》一书。在这本著作中,他认为人类应该建设一种兼有城市和乡村优点的理想城市,他称之为“田园城市”。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,世界各地出现了众多的花园城市。不过,“田园城市”向“城市农业”进化,还是近几年的新鲜事物,是伴随社区支持农业运动出现的一种潮流。2009年,安妮·诺瓦克(Annie Novak)在纽约布鲁克林北部,建造了第一个真正商业化运营的屋顶菜园。安妮·诺瓦克是个有着独特经历的社会企业家。上大学期间,受随笔作家温德尔·拜瑞(Wendell Berry)的启发,她开始在非洲西部种植可可。毕业后,她在纽约植物园工作。在她眼中,这是一份再理想不过的职业:只需在春秋两季工作,连续五年的冬季假期,她先后游历了9个国家。她在布鲁克林北部的屋顶菜园面积6000平方英寸,主要供应纽约城中的本地餐厅、周末的农夫市集。在出产食物的同时,她还在屋顶举办工作坊,传授堆肥、养蜂、绿化屋顶、播种和耕地等知识。她相信,每个人都应该“吃得更好”,其中就包括知晓食物从田野到餐盘的每个环节。

受此启发,朱胜萱与黄柯、杨隽伟两个志同道合的设计师,在2011年夏发起了天空农场项目。他们租下了一个种菜的菜圃作为教育基地,包括四个温室、一个大棚、一个办公室。他们还请来浙江大学农业专业教授,为团队成员培训农作物种植。从前在世博园负责展会组织的赵桂娟,如今的日常工作就是带着设计师的图纸,找供应商拿原料。她不仅学会自制肥料,还带着施工队活跃在上海的大街小巷。有人问她,做一个可移动的种植盒需要些什么时,她毫不犹豫地说,“如果是放在自己家的话,挖一块土跟椰丝揉在一起,拌一点蚯蚓粪、珍珠岩,再加一点蛭石就行了。”

在技术上做足了功课的朱胜萱没料到,他遇到的最大阻碍竟然是“没有屋顶可用”。“我们走了一条比较曲折的路。最初我们最感兴趣的是居民区屋顶,因为跟老百姓更贴近。结果发现,居民区屋顶最大的问题是物权共同所有。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去寻找,各种谈判手段都用了,都谈不下来,”他说。在经过无数次碰壁的沮丧之后,他们也迎来意外的惊喜。2011年,黄柯率VRoof团队入围首届英国大使馆绿色生活行动项目。这次小小的成功,不仅获得了3万元的启动资金,也让他们的梦想第一次受到外界的关注。不久之后,他们通过申请获得了上海市科委给予的80万元研发资金。

把目光转向企业屋顶以后,今年3月,天空农场在上海川沙郊区开能大厦终于迎来了第一块屋顶菜园。打造一个屋顶菜园要花多少钱?以川沙400平米的屋顶菜园为例,朱胜萱算了一笔账。“不算景观设计成本、人员成本,川沙的屋顶菜园总投资是30万元”。他很看重这块“样板田”的意义,他说:“我们的第一个企业客户是一名企业主,他是两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,头脑开明,乐于尝试新事物。即使这样,他也有顾虑。他担心菜园建好了,却没有后续服务,所有的投资打水漂。”为了证明自身的诚意和项目的可持续性,天空农场与企业客户最终各自投入15万元。

在此之后,天空农场迎来了一拨新客户。他们终于走进私人屋顶,为家庭量身定制屋顶菜园。朱胜萱最得意的一个案例,是一处位于大上海国际花园的老房子,家庭结构非常典型,一对夫妻一个宝宝一只宠物狗。朱胜萱设计了一种新模式:5万元建造一个私人屋顶,前期由天空农场支付,客户以分期付款的方式结算。“不久前,这个客户给我打电话,说他的这套房子现价180万,但有人非常喜欢屋顶菜园,已经把价格出到250万想要买下来。”他很开心地说,“这中间几十万元的差价,就是屋顶菜园的附加价值。”

朱胜萱的梦想很大,他希望屋顶菜园为大规模“城乡互动”项目提供经验。“我们不会亏本去做屋顶菜园,一定要有盈利。”11月份,天空农场与上海核心商圈的一家商场签约,它将成为一个与有机商店、幼教相结合的屋顶菜园。